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小镇性事连载六】9作者丁勃

【小镇性事连载六】9作者丁勃

字数:8491

  连载六:大学女友当人体模特(9)

  杰哥!哥哥!只有你能帮我了!

  「那好吧,老婆!你都这么让步了,我还能要求更多么?不过你刚才答应用嘴帮我的哦,正好现在没人,你帮我裹裹吧,弄完咱们还要讨论展会的事呢。」
  我抬头看看那两个女中学也走了,周围暂时一个人都没有。

  「不要,我不要在肯德基里面做,这里可是学校附近,经常有同学过来的,万一被人看到,我可没脸见人了。」

  那咱们就去开个房吗?我心想雪梅现在挣了不少钱,这短租个宾馆一点问题都没有,可又一转念,这出了门被风吹吹,她会不会又反悔,到时候又要重来,而且我怕我出门也没了兴致,时不我待,干脆就地取材好了。

  「可是老婆,我这样顶着个帐篷也没法出去啊,要不去厕所里怎么样?也就面前两步路,肯德基的厕所也是比较干净的。」

  「啊厕所?我不要去,脏死了。」雪梅是不是以为我要去男厕?觉得男厕脏或者男女都脏呢?

  「那女厕总不会脏吧?」我先试探试探,她要还是反感,就只能开房了。
  「不知道哎,那我先去看看。」没想到雪梅真这么说,看来有戏。

  「老公,你确定在这?」雪梅正欲起身,又坐下来看着我的眼睛重复问道。
  「去,就去女的,我还没进过女厕所呢,一定很刺激!」我精虫上脑了。
  雪梅先抬头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摄像头的监视,便打头阵进如女厕仔细探得一番后才朝我挥了挥手,我跟做贼一样的迅速钻进去,这是我第一次进女厕,却不是来偷窥的,而是更高层次的播种,不知道等会打扫厕所的阿姨什么时候突然进来?或者等下我射到墙面或地上,会不会被人发现男人的精液?哎,管不了那么多了。

  肯德基的厕所的确是蛮干净的,感觉女厕比男厕还干净一点,因为男厕那个小便池是很容易就溅的到处都是,而女厕没有小便池,相对男厕也就多了一个坑位,雪梅应该检查的很仔细了,我却让她去门口守着,自己再重新搜寻一遍,不是不信任雪梅,毕竟我一个男的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机会进来的。

  哇靠!那不是卫生巾么?只见最靠里侧那个坑位的马桶旁的地上躺着一条血迹未干的卫生巾,旁边不到十公分就是垃圾桶,国人除了鸡鸡太短,够不着小便池,尿的满地都是以外,连垃圾都随地扔,算算从我们进门到现在,只有那个少妇使用过厕所,难道是她?论她的长相和身材,还带着个小孩,不会素质这么差吧?不过现在也没空再想这些,这条卫生巾作为刺激射精的道具倒是来的真是时候,等下雪梅要是不让我射嘴里,那我就射它上面好了,嗯,拿定主意。

  「老婆!就在这里吧。」

  我指着这间坑位很确定的对雪梅招呼,雪梅看我选好,一个抽身就把我推进去,并从里面确认门是否关好,雪梅检查那么仔细,不可能看不到这条红白对比这么强烈的卫生巾的,应该没好意思说罢了。

  「老公,那…那我现在怎么做?」

  虽然厕所的排风一直都开着产生出杂音,但雪梅仍非常小心翼翼的低声询问我,也给我打了个小声说话的手势,显然她得担心是多余的,我一个男的在女厕里会大声嚷嚷啊?

  「反正现在没别人看到了,你先把衣服脱了吧,这样能更刺激点。」

  想想这阵子她衣服穿啊脱的,脱啊穿的,都成老手了,现在这个情景下如果还不脱,我都不习惯,雪梅也十分顺从的开始脱起衣服,这时我们才注意到这个厕所的设计有问题,虽然干净,但也为了干净弄得一个便利的装置都没有,比如这用来悬挂衣物包包的挂钩,好在还有我可以帮忙提着,我打开帆布大挎包,用来装雪梅脱下的衣服,雪梅自己也有背一个单肩的小方包,她先将方包递给我塞好,又脱下上衣叠的整整齐齐,正准备解胸罩的时候,我却动了个歪主意。
  「哎等等!老婆你胸罩别脱,这样,你能不能学着你舍友,把丝袜和内裤都只脱一半挂在一条腿上,然后坐在马桶上帮我口交呢?。」

  「讨厌啊老公,你花头心思真多啊!」

  雪梅话虽然这么说,动作上还是十分配合的一一照做了,相比雪梅今天拍的情趣内衣来说,自身穿的这套对于她这个年纪的表演系女生来说可算太保守了,而能带给我强烈的视觉刺激的衣物也就那双丝袜,正巧还是肉色的袜裤,哈哈。
  「老公,我想先嘘嘘。」

  雪梅将衣服搞成我要求的样子后的第一句话却是要放松膀胱括约肌。

  「你能不能再憋一会儿?等到我快射得时候你再尿,我想跟你一起射。」
  「你好变态啊老公,尿尿那么脏你也要看的。」

  「老婆舔我肉棒都不嫌我脏,我只是看一看,有什么理由嫌弃老婆啊。」
  「不是这里不方便清洗,你真当我愿意啊,哎,说不过你,我先憋看看吧,你要快点,我要是憋不住就管不了你咯。」

  「一定一定,那你快帮我脱裤子。」

  明明我自己有手有脚,但我就是干看着,全让雪梅来操作,雪梅二话没说就上来解我的腰带。

  「裤子好紧哦,老公,你平时这么穿不难受吗?」

  「不是裤子紧啊,是被肉棒顶…」

  我话没说完,我的裤子连同内裤被雪梅一用力全给扒了下来,而那坚硬如铁般的肉棒在挣脱内裤的束缚后也硬生生的反弹上来,直接啪的一声打在雪梅的下巴上,充血的海绵体撞击到瓜子尖的下颚骨,也把我疼了一阵。

  「痛啊,什么东西打我?」

  我都没料到反弹速度之猛,估计雪梅也只注意到裆部一个阴影扫来,根本来不及躲闪。

  「哎呀,你脱得太急,弄的我肉棒打到你了,老婆你没事吧?」

  「没事才怪,嘴都撞破了,你看。」

  雪梅有点来气的抬起头给我看她张开的嘴唇,确实下嘴角那有一些血丝溢了出来,应该是撞到牙齿了。

  「对不起啦老婆,还好就是一点表皮,没咬到舌头,不然可真麻烦大了,正好现在流血了,就当做提前开苞吧!真要和你做,比现在还痛的,你忍忍吧。」
  「看你怎么比喻呢,你只顾着自己舒服,我一点好都没捞着。」

  「好好好,我的好老婆,我的乖老婆,等完事了我继续帮你按按摩补偿补偿你,好不好?」

  「嗯嗯,这还差不多,老公,那你等下要多按按我那个豆豆哦,每次碰到都电死我了。」雪梅一直兴奋道现在,应该也想了,还主动提出这么明确的要求。
  「遵命!不过,我说老婆大人,你还是快抓紧吧,再耽误我又要软掉啦,嗷…呼…HOHO!」

  我话才说一半,雪梅的舌头已经舔在我半裸露的龟头上,弄得我一阵哆嗦。
  「老公,好腥哦,还有点咸。」

  「你没带湿巾吗?又不能出去洗,忍忍吧啊?抓紧时间早点射了我好给你服务啊,要不等下我也舔舔你!」

  场合的紧迫及回报的诱惑似乎确实打动了雪梅,只见她微微皱着眉头,一手捏紧俏鼻,一手向肉棒根部退却包皮,顺着龟头沟往下继续舔弄起来,过了一会儿,我看到自己的龟头似乎已经被处理的比较干净了,就吩咐雪梅再深入点。
  「老婆,你能整个的含进去吗?」

  不知道雪梅是否在犹豫自己的口腔太小,含不下这么大的肉棒,我流露出期盼的眼神,雪梅若有所思一会儿后,才深吸了一口气,将肉棒大口的往口腔深处吞去,可是就算雪梅再怎么努力,还有三分之一夹杂着我浓密的阴毛露在外面。
  虽然雪梅手淫的技术经过多次练习已经非常了得,但口交还是第一次,好在她天资聪慧,能想到模仿手淫的动作来回裹动我的肉棒,但节奏感仍有些生疏,牙齿也经常冷不丁的碰到我,让我爽一阵,痛一阵,不上不下的。

  我急不可耐的一手摁住雪梅的头,引导着她向着我希望的速度靠拢,同时自己也慢慢的挺胯,迎合着雪梅。

  「老婆,你做的好棒哦,能不能试试嘴拱成个O型,嘬嘬就好了,避免牙齿咬到我的肉肉。」

  雪梅学的很快,渐渐脱离我的辅助。小嘴正一下一下的嘬我的龟头,嘬几下就再换舌头绕着龟头里里外外的舔上几圈,然后再深深地吞进吐出,再吞进再吐出,如此的反复循环,湿滑的感觉如的微微涨起的潮水,又渐渐演变为高高的巨浪拍打而来,一浪比一浪来的翻滚,一潮比一潮来的强烈。

  我酸爽的同时不忘与雪梅的模拟性交上联想,但因为我只方老师一个女人性交过,实在无法想清,也不甘心真正和雪梅的性交会像那样的感觉,毕竟这两个人无论从年龄,身材,相貌上比起来都不是一个层次的,而生殖器的外观,色泽和质地也无法相提并论,尤其雪梅那未经开垦的小穴热度,深度和松紧度更是对我起着极度的诱惑,相比方老师毕竟是个二手的,搞不好还是三手四手五六七八万人骑的,我可不信她没和刘主任发生点什么就能做到院长的位置,而我们家的雪梅就不同了,一个绝对生理和心理都只为我存在的双重处女,现在却光着下身坐在公共厕所的马桶上,嘴里含着我的肉棒,膀胱还使劲收缩的憋着泡尿,没有我的令下,她还不敢放松,而旁边还有条别的女人流过经血的卫生巾相伴,即使没有帮我口交也足够让我兴奋的射了。

  可人的欲望就是没有尽头,到了这一步,我却又动起了深喉内射的歪脑筋,但是要让她主动的深喉,可能她不一定会答应,即使答应,能不能做,会不会做还是问题,毕竟那个不是用忍耐气味和味道来勉强的,那是一种人类喉咙对大型异物的本能排斥反应,我打算偷袭她,大不了等下道个歉,就说太冲动没忍住。
  心理这么盘算,身体也立即跟着行动起来,我把挎包斜背道身后,空出双手突然伸到雪梅的后脑,十指穿过柔顺的黑发,提前发力摁住头部,下身也不闲着的同时推进,一个瞬间同步进行的反方向交叉作用力,让毫无准备的雪梅一头撞上我的腹部,那细长微翘的鼻子和娇艳欲滴的花唇都已深深地埋在我的阴毛中,我的钢铁巨棒此时已实实在在地插进雪梅的喉管里了。

  「呕…」

  雪梅本能的干咳出来,并要用力的推开我,不过由于受到我早有准备的反向阻力控制,头和腹部丝毫没有分开的迹象,雪梅由于呼吸不畅,双手不由自主的开始乱抓我裸露的大腿,碰到腿肉就一顿胡掐,逮到腿毛就一通乱拔,生疼得我不得不退了出来。

  「要死了你,想谋杀我啊?」雪梅刚呛了口气,就略带失声的骂我,眼角不知何时已经渗出几滴泪液。

  「吱…」

  突然门开了,当然,被打开的不是我们这个坑位的门,是进厕所的大门,但仍将我和雪梅吓了一跳,尤其是我,我不确定雪梅刚刚说的话是否被别人听到,又怕雪梅一紧张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唯有先发制人,但此时我已来不及去想用什么合适的东西捂雪梅的嘴了,离雪梅脸部最近的肉棒已不听大脑使唤的再次插进她由于惊慌而微张的小嘴中,不过这次棒棒的深度只是抵在雪梅的口咽,一个既能让雪梅用鼻腔呼吸又让我比较舒服的部位。

  「爸,我可能大姨妈提前来了,你在门口等我下,我看看要是真的来了,你就帮我去买包卫生巾吧!」

  厕所门口响起一个很甜美的女声,这个时间段来在这吃饭的估计也就是我那所大学附属中学的学生吧,而且应该是本市的,毕竟大学生基本都是独自到异地就读,很少和父母一道出来的。

  紧接着咚咚,咚咚,咚咚咚的间断三声,这个小女生把厕所里三个坑位的门全敲了一遍,我们这间的门外插销上应该是有记号代表有人的,难道她没看见?
  虽然我们这间的门是锁好的,但只有一门之隔的响声还是让我心理咯噔一下,雪梅也紧张的扯着被我肉棒埋住的喉咙小声的咳嗽了一下示意这间里面有人,小女生似乎有所反应,动作明显放轻了,最后只听到关门的插销卡壳声,她竟然选择中间的坑位,也就是我们隔壁,不过关上门就好,证明她没发现我们的异常,不然肯定能把她吓奔出去了。

  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解腰带,拉裤链和脱裤子的声音,我和雪梅逐渐恢复原状,太刺激了,我忍不住的继续缓缓的在雪梅口中抽动,雪梅虽然仍想反抗,但还是由于担心动静太大而不敢造次,随着我的抽插,雪梅也慢慢进入状态,干脆用舌头配合我吸裹起来。

  「爸,里面没别人,你还在门外吗?在就说句话。」

  这个小女生明知隔壁有人,却对那个被她称为爸爸的人撒着谎,估计大家都是路过即忘的陌生人,根本没把雪梅当回事吧。

  「丫头,爸爸在呢,你怎么样?」门外响起的是一副低沉的男音。

  「哎,真来了!提前一天来的,早知不吃甜筒的,真是烦死了!爸,您去帮我买吧。」

  刚走了个月经少妇,又来了个例假少女,真是为难整天各种加入豪华午餐的肯德基了。

  「你要什么牌子的?爸爸不懂啊,你妈要是还在就好了。」听对话的意思,难道小女生妈妈已经去世了?

  「不用,你就挑个最便宜的就行了,我临时用一下,回去再换就好了,你快去吧。」

  「好吧,那你这个甜筒爸爸给你吃掉了啊,不然化掉也浪费了。」

  随着门外声音渐渐远去,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本来还想着准备射在雪梅嘴里,不行就射到那少妇的卫生巾上,现在突然一个邪恶的转念,我何不朝着小女生得方向射在隔板上呢?她不是也正要垫卫生巾吗?想到现在可能下身还在流血的她,我顿感无比刺激,又加快了口腔内抽动的速度。

  「滴,滴滴,淅…淅沥沥…沥沥沥沥…」

  隔壁响起一阵细细的小便声,小女生尿尿了,这声音明显的传染给了雪梅,雪梅再也控制不住,也跟着起尿,口中配合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我干脆拔出肉棒,迫切的跟随雪梅的尿尿声蹲了下来,生怕尿的太快让我没来得及看到就结束了。

  「哗…哗啦啦啦啦…」

  雪梅憋了有一会儿了,尿液明显喷的非常之急,我刚靠近雪梅的下体,就看到一道水柱正笔直的从雪梅私处那浓密的耻毛间飙射出来,冲击力之强更是直接将两瓣小阴唇给撞击开。不像我的尿液浓黄如啤酒,雪梅的却显得非常的清澈,清澈的让我并没有产生多么浓厚的性趣,只好耐心的等待雪梅尿完,同时不忘自我揉搓保持住充血。

  雪梅的这泡尿虽然量大,但由于射得急,似乎和隔壁是同一时间尿完的,我从挎包里拿出肯德基的免费纸巾递给雪梅,其实我心里更想亲自帮她擦拭,可雪梅却没接过我的纸巾,而是拽过我的挎包,从她的方包里掏出自带的小包面纸。
  「隔壁的是阿姨吗?真不好意思,我大姨妈来的有点突然,厕纸没带够。您有多余的没?我想跟您借点。」

  雪梅正要擦拭,那个小女生突然冒出这么段话,还敲了敲中间的隔板,又把我俩吓住了。

  「哦…我不是阿姨,我…我这也不多,不知道你够不够用,我先递给你。」
  雪梅生怕隔壁的女孩出来敲门,慌慌张张欠起身想直接从隔板上面递过去,可坐着抬手的高度明显不够,便干脆脚一蹬,直接站到马桶圈上,接过我手中的肯德基纸巾递到隔板那头,而这个角度刚好让雪梅还未曾擦拭的湿漉漉的小穴正对着我眼前,在天花板投射的灯光下,我看到有一滴看起来不太像尿液的晶莹液体呈细丝状的挂在小阴唇唇尖上,而且那丝液体受重力影响正变得更加细长,此时我正揉搓的龟头马眼上也有同样透彻的液体正遥相呼应的分泌着。

  「谢谢,谢谢姐姐了!」小女生应该是从雪梅的声音判断出的年龄。

  雪梅在我的搀扶下站到地上,套着我的耳朵轻轻催促。

  「老公,求你快点射吧,万一上厕所的人多的排起队来,出都出不去了。」
  雪梅说的话我很赞同,虽然我很想为了追求刺激而铤而走险,但毕竟现在不是我一个人在这,不能拖累雪梅,试想刚刚如果就我一个人躲在这里,而隔壁问我话,我该怎么处理,作答的话,声音不对会被发现,不作答一声不吭也会令人起疑,就算锁门也没用,隔壁完全可以从上面观察到我这里的情况,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好吧,那得快点,老婆,你别用嘴了,把小穴扒开给我看看膜吧,应该能快点射。」我同样用极低的分贝说道。

  雪梅二话没说,连马桶圈都不擦了,直接凹坐上去,并脱掉鞋子,将双腿分别抬到坑位门口两边的隔板上抵住,一只脚光着,一只脚还套着丝袜,内裤挂在膝盖上,等雪梅调整好动作,我也撸的差不多了,只待她掰开小阴唇我就开射。
  「哎呀,还是不够哎,完了,这要流的屁股都是就丢脸了,我今天穿的还是浅色裤子,完了完了!」隔壁小女生可不知道我们正在做不能被人打扰的事,只顾自抱自怨道。

  「姐姐,你还有没有厕纸了啊?再给我一点好不?我现在都不好站起来了,一动就能流到小腿上。」你妹的有完没完啊!这一会儿一句的叫我怎么专心啊?
  「啊,我也用完了,刚刚给你,现在我也不够了哎。」雪梅擦个小便都只用自备的,现在只剩小半包面纸了,要是也给她,等下万一我不小心射到她脸上,自己都不够纸巾擦。

  「嗯?姐姐你也来大姨妈了?」小女生仍然有话想说,却让我整个好心情全没了,干脆暂停不撸。

  「啊,是啊,我也来了。」除了月经,没别的可能需要大量厕纸的,又不能告诉她真相,但雪梅前话已经说出,只能顺水推舟敷衍道。

  「哦,呵呵,这么巧啊,姐姐你是几号来的啊?流的多么?」我艹,有完没完,这都搭起讪了。

  「老婆,你能不能想点办法让她闭嘴啊?」我套着雪梅耳朵烦躁的抱怨道,本来还打算对着这个小女生的方向射呢,现在只想让她快走,雪梅也一脸无奈地对我点点头。

  「那个,有几天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雪梅似乎一样反感现在的小孩比我们这些大学生还会套近乎,并不想思考一个具体日期答复她,这一来一回聊下去,等下是不是还要出去握个手,给个拥抱啊,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哦,呵呵,其实我也确实想请你帮我个忙呢,等会你可不可以帮我爸把卫生巾递给我?他是男的,不方便进来哎。」果然陌生人突然和你套近乎都是有目的的,即使像这样的小女生,现在城里的小孩真是不怕生啊,哪像我们小时候和陌生的大人交往都是带有敬畏之心的。

  「啊…姐姐也不方便出去呢,姐姐弄脏裤子了,正在等朋友送新的来,要不你还是再想点别的办法吧,实在不行也可以让你爸递给你,反正他是你爸爸,只要别让人看到他就好啊。」雪梅后面所有的回话几乎都是按照我的提示说的,她哪有我脑筋转得快。

  「不然这里要是没人,你还是要找你爸的是吧?」雪梅在我的提醒下,再补充了一句让她闭嘴的话。

  「呃!那…好吧,只是等下我得骗我爸说厕所里没别人,不然他是不会进来的,到时候姐姐你可别发出声音啊。」小女生似乎骗她爸爸已成习惯,经验老道的说道。

  「放心,姐姐不会出声的,可你们动作得快点,万一不巧被我朋友撞见就不好了。」我心想她最好现在就给我出去呢。

  「我一定尽快!哎,我现在很麻烦,血快流到小腿弯了,还不能站着换,不然就会流的内裤外裤都是血。」

  「脱掉不就好了吗,袜子和鞋也都脱掉。」雪梅现在就几乎都脱掉了,也建议她这样,就算被人撞见,也有个垫背的。

  「哦,谢谢姐姐!我都没想到,我刚就想着出去冲洗一下的,但是洗手池却是男女共用的,还要走到厕所外面,太冒险了。」

  「是啊,不然姐姐早走了,根本不会在这憋到现在,这厕所设计的真偷工减料,都不提供女士补妆的。」

  「就是啊,哎,怎么都没挂钩啊,我裤子没地方挂了都,什么烂厕所!姐姐你那有挂钩吗?你裤子是怎么放得啊?」

  「姐姐这里也没挂钩,一样挂不了,再说裤子已经脏掉了,就团在地上了,你的还没脏吧?你没带包吗?不然也可以脱了拿手里啊。」

  「呃,我跟我爸出来的就没带包,谁想到大姨妈会提前来啊,都怪那支冰甜筒,可现在要是拿手里就不方便擦腿了,咦?我觉得可以放在这个隔板上哎。」
  听小女生这么一讲,我和雪梅的第一反应都是抬头看隔板上端,不知道她说的是另一侧的隔板,还是我们这边的,我当然希望他把衣服挂到我们这侧,其实我只讨厌这个小女生嘴巴碎,至于她的衣服或者生理上的一切我都能接受。
  果不其然,她真的和我所想的一样,先扔上来的是一条非常浅的粉蓝色休闲裤,裤腰挂在我们这一侧,能看到是无口袋的设计,我正想着那她内裤不是没法塞了么?一条白色的棉质三角内裤也自觉的出现在隔板上,在裆部的位置有明显的两团一大一小的血渍,不过那内裤看样子要有往我们这里滑下去的趋势,突然隔板上冒出一只手,又把我和雪梅吓了一跳,好在只是扶了扶内裤就收了回去。
  我还期待着再扔上来个丝袜什么的,但一直没别的动静了,估计应该是光脚套凉鞋的吧。

  「嘻嘻,姐姐,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没挂那边主要是怕万一有别人用厕所会被吓到。」小女生年纪不大,想法竟然跟我一样丰富,早熟!绝对的早熟!
  第一次到女厕就收获颇丰,一边地上躺有条少妇换下的卫生巾,这个少妇还被我见过,另一边的隔板上又搭着少女带血的内裤,关键内裤的主人还半身赤裸着,虽然没看到她的脸,但这样正好能保持一份美好的幻想也不错,如果现在她不再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倒是射精的最佳时机了,想着想着我又开始自撸起来,雪梅虽未再掰开小穴,但也没收拢双腿。

  「咳…咳!」这边刚撸了没多久,门外就传来那个低沉的男人咳嗽声。
  「爸,厕所里没人,你能不能帮我跟服务员多要点纸巾带进来?」

  「爸爸猜到你可能要用很多纸,都帮你准备好了。」

  「那你快进来吧,我是中间这个门。」

  隔壁小女生说罢,厕所门口就响起了『吱』的一声,那个男的应该是推门进来了,还听到一阵塑料袋晃动的声音由远及近,因为这种坑位的隔板都是整块连着的,没过几秒钟,我就感觉到了隔壁开门的动静,接着又响起一阵塑料袋刮碰到隔板的哗啦声响,应该是那男的递东西给小女生。

  「丫头,你裤子都脱了干什么?」只听那男的突然发声,分贝不低,大厅那边不敢保证,但估计站厕所门外应该能清楚的分辨出。

  「嘘…爸啊!你这是在女厕呢,说什么呢!还这么大声,外面人可能都听到了,你…快…快进来!」本以为这男的东西递完就会出去,结果却来这么一出。
  小女生此时也语气十分激烈,却又不得不压低着嗓子说道。

  「哦,哦!」男人恍然大悟,只听一阵急促后,隔壁的门重重的关上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上一篇:給朋友妻做按摩下一篇:【美人鱼慧臻】女友故事 淩辱特别篇2作者te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