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姊姊的护士服

姊姊的护士服

某一个夜里,当我在睡梦中时,突然发现有人压在我的身上,(小杰..让姊姊再试看看...)姊姊的声音唤醒了我她轻轻的拉开我的睡裤来,将我软趴趴的阴茎掏出来,用她性感的小手慢慢抚弄着我的阴茎,我静静的躺在床上让她弄,反正我都已经习惯了!

接着,她拨开我的包皮,慢慢用湿热的舌头舔着我的龟头,我觉得有些麻麻的,但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她开始将我依然萎缩的阴茎含入她的小嘴里,她有双相当诱人的性感红唇,在意外发生前,我总是对她的双唇充满了幻想她温柔的含着我的阴茎,姊姊口交的技巧已经相当熟练,只见她修长的秀发,在我跨下不停飘动,该说是有些淫糜的气氛吧!但我却无法去体会突然间,我发现有下身有些微热,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姊~好像有些反应了耶~)我用手撑起上半身跟姊姊说

我这时才看清姊姊的身体,她肌肤白晰细致,身上仅穿了件薄得不能再透明的丝质睡衣,一对丰满尖挺的美乳清楚可见,上边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真的让人想吸个饱,看着下边浓密的阴毛,似乎显示姊姊旺盛的欲望(真的耶~我再加把劲试试看吧~)姊姊有些兴奋的说道

说真的,虽说是有些反应,但其实我那儿还是半软的状态,若是以前......

啊!别在想了~

姊姊依然契而不舍的含弄,但似乎只能到这地步了,她含了将近半小时左右,我瞧出她已经相当累了,只是不说出来,我心中有些不忍

(姊~好了...今天就到这吧!妳也累了...换我来安慰妳吧!)

她吐出我的阴茎,红着脸点点头,我开始隔着丝质睡衣搓揉她的乳房,丝质的触感摩擦着她敏感的乳头,双唇吐出愉悦的哼声,虽然我还是个处男,但跟姊姊练习这么久,已经知道取悦女人的方法,我嘴也没闲着,吻着丝质睡衣下她另一边的乳房,我轻轻的用唇含着她已充血尖挺的粉红色乳头,有时淘气的用力含紧,有时含住乳头往上拉,这些小小的粗暴动作都令她呻吟连连

(嗯...嗯....啊....喔....)

我手顺着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到她浓密的阴毛,再慢慢往下移动,她微热的花蕊已经湿漉漉的,我开始隔着睡衣用手指抚弄她湿润的花蕊,她颤了一下,美目紧闭,口中不时发出欢愉的赞叹声

(啊....好....啊....那儿....啊....)

这时我看她已经相当兴奋了,我将透明丝质睡衣往上拉,拉到她的乳房处,我像是好奇的孩子般,仔细欣赏她浓密草丛里有着玫瑰色的湿润花蕊

(哎呀~小杰~别盯着那儿看啊~)

(姊~别害羞嘛!我看着妳湿湿的那儿,好像又有点反应了)

【好像又有点反应了】这句话,像是祕密指令般,姊姊一听就不再说什么了!

我开始用舌头舔着她的大阴唇,慢慢往小阴唇进攻,而手指也慢慢搓揉她花蕊顶端的小阴蒂,她呼吸越显急促,口中仍是不断呻吟

(啊...小杰...啊....好啊.....啊....)

我手指开始往她的蜜穴进攻,虽然姊已经有性经验了,但她的蜜穴仍是相当窄小,我两根指头伸进去,感觉好像被柔嫩的肉壁夹的好紧,还会一缩一紧的蠕动,想是要将我的手指往里边吸一般,如果我能硬起来的话,我真想尝尝她进她湿润蜜穴的滋味,我的嘴开始含住她充血的小嫩豆,舌头则不断舔着她不停分泌的爱液

(啊....好啊...小杰...好弟弟....啊....嗯...)

她开始淫荡的扭动纤腰,摆动美臀,我更加紧手指抽插她蜜穴的的速度,只见她扭动胴体也越来越激烈,我加快舌头与手指的力道,她已经是半疯狂状态了

(啊....好弟弟...啊...不行了....啊....不行了....)

(喔...我...好美...啊....要泄了....要泄了...啊...)

我感觉她蜜穴里的我的手指被嫩肉紧紧夹住,她突然身子一僵,昏了过去

--------------------------------------

我是个大三生,老家在南部,父母很找就去世了,我跟大我三岁的姊姊是由奶奶扶养大的,现在在台北租房子住,一年前发生了一场交通意外,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下半身却也瘫痪了,经过半年的复健,已经回复了全部的行动能力,但我却无法勃起了,医师说这全是心理因数,因为我阴茎的功能并未受损,他说只要找到能刺激我反应的原因,再慢慢练习应该就能恢复机能

姊姊是个护士,原本住在别的地方,我出事之后搬来跟我住,好就近照顾我,说真的,我从小就对姊姊产生性幻想,常想着她自慰,现在好不容易我俩同居了,我却又已经起不来了....

在她搬来住之后的一个夜里,她爬上我的床,跟我说她想用她的身体来帮我恢复机能,她说我是家里的独子,如果我不能勃起,那我们家的血脉就从此断绝了,她身为大姊不能坐视不管,因此甘愿犯上乱伦的禁忌,跟我有肌肤之亲

起初她仍是谨慎的刺激我的阴茎,却不准我碰她,她说她碰我是工作,我碰她就逆伦了,但之后呢?每次她帮我练习完之后,总自回房里偷偷自慰,这我全部都知道,在一次我不断的要求之下,她娇羞的答应让我爱抚她,现在反而每次都需要我用嘴跟手指来满足她的欲望

--------------------------------------

这天,我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姊姊刚从诊所下班回来,她身上仍穿着那件护士服,只不过外边加了件灰色大外套,她进到客厅,脱下大外套放在沙发上,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粉白色的连身的护士制服,是那种从左胸到裙子上有一长排扣子的制服,在短窄裙之下是纯白色的丝袜,我们之前就曾试过,发现我对她穿护士制服有反应这时我手中正把玩着一个小玩艺,是大学同学亲手做的,陶土材料向弹珠般大小,有着可爱的造型

(那是什么?)她指着我手上的东西说道

(朋友送的,妳看看....)我随手向她一扔

哪知道她一个没接准,竟落地滚到电视机下边柜子底下的的缝里边,

(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姊姊立刻趴在地上伸手进缝隙里边去拿那小玩意儿,我看着她屁股翘的高高的,有些轻轻扭动,甚至在她短裙下我还能看见她大腿根处的艳红色蕾丝镂空内裤,那件我最有感觉的小内裤,这时我吃了一惊,我感到一种从来没有的刺激感,至少是我出事之后从未有的,我下身一阵火热,原本软趴趴的阴茎开始起了化学变化,慢慢胀大,虽不是相当的硬,却是出事后头一遭

她好像捡到了,想要站起身来

(姊~妳别动~)

(怎么啦!)

 

(我【好像有反应了】,相当大的反应喔!)

听到这句指令,她乖乖的趴在地上不动,屁股依然翘的高高的,她侧过头往我这边看,我已经脱下裤子,她发现我的阴茎立了起来,虽然还是软软的,但真的立起来了,我俩似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我慢慢走到她身后

(妳别动...照我的话作~)我命令着

她点点头,成熟的美丽脸庞上有着少女的娇羞

(开始扭屁股,要淫荡一点....)

她听了之后,便开始扭着护士制服包不住的丰满屁股,用一种淫糜的姿势画圈扭动,我开始蹲下来往她丝袜里的大腿根瞧,我有种偷窥的兴奋感,尤其是那件艳红色的蕾丝内裤,我伸手到她腿前去解裙上的扣子,解开之后我将裙子翻到她的腰际,开始隔着丝袜摸弄她浑圆的丰满屁股,我的阴茎好像渐渐硬了

(说些下流的话...要淫荡一点的声音....)我又命令着

(这...小杰...我.....)

(姊~我慢慢开始硬了~快说啊~)

姊姊知道这是她的工作后,不再回嘴,开始说着诱人的言语

(啊...姊姊...淫荡的小穴...小穴....好湿啊....)

(啊...小杰...啊....我要...啊....)

(插进来嘛....姊姊淫荡的小穴...啊....用力...啊....)

哇!这些话的作用真大,我已经快要回复出事前勃起的硬度了,我轻轻脱下她纯白的丝袜,将她大腿分开,她似乎被自己淫荡的话语刺激,那件小蕾丝内裤的裤底竟然已经湿湿的,我开始吻着她湿漉漉的内裤底部,嗅着她湿润花蕊的特殊香味,哇!我的阴茎涨的好大,甚至比出事前还要粗大,我等不及了,一把拉下她的内裤

(姊~我好硬了~我要插妳啊~)

(啊...不行啊...我们是姊弟..不行啊....)她叫道

(【但我好不容易这么硬了】)我有些悲伤的说着

(好吧!姊姊都给你了~)

我立刻握着火热的阴茎,从背后对着姊姊她湿润的蜜洞插到底,

(啊~好大啊...啊....小杰...)

这就是插入女性蜜洞的感觉吗?好紧,好湿,好热,好舒服啊!我开始使劲的抽插,不知是真的还是要刺激我,姊姊发出更淫荡的呻吟声

(啊...插死我了....啊...用力....啊...)

(啊...我要...啊...嗯....啊...)

(姊姊..姊姊的小穴....爽啊...啊....)

我用力的抽送,而手开始到前边去解她胸前的扣子,解开之后,我往她酥胸一摸,姊姊竟没戴胸罩,我粗暴的捏着,抓着,柔着她丰满尖挺的乳房,后边更加用力狂抽猛送,姊姊开始发狂似的浪叫着

(啊...我...插死我了....啊....)

(我...好浪....啊....美...美...啊...)

(啊....我要泄了....啊.....)

我感觉背脊一阵酸麻,这真是好熟悉的感觉,我知道我要射了,我大叫着:

(啊...姊~我...我要射了....)

(啊...拔出来...别...啊...别射在里面....啊....)

我真的忍不住了,赶紧从她湿淋淋的淫穴里抽出来,这一瞬间,我射了出来,全射在姊姊的背上,那件粉白护士制服上

姊姊回过神来,仍气喘吁吁的望着我这边,她惊呼道:

(你怎么还这么硬啊~!)

是啊!才刚射完,我又硬了

--------------------------------------

之后去医院复检,医师说我已经完全恢复机能了

我想今后姊姊又有新的问题要担心了,就是-----

 

要怎样才能让插在她蜜穴里的大阴茎软下来

上一篇:【征服】【完】下一篇:【我和后母】【完】